新闻中心

太空首跑,没那么简单——航天员太空健身纪实

2017-03-18 17:06:00

航天员景海鹏使用澳瑞特太空跑步机在天宫二号内锻炼

11月10日,是航天员景海鹏和陈冬进入“天宫二号”工作和生活的第23天。从不断传回的视频和画面中,我们频繁看到由山西澳瑞特健康产业股份有限公司独家涉及定制的“太空健身车”和“太空跑步机”出现。那么,在太空中两位航天员是怎么使用它们锻炼身体的,太空健身中又有哪些趣事出现了呢。请跟随小编一起去了解一下。

 【纪实】中国太空首跑,真没那么简单

据陈冬在太空日记中透露,除了进行拉力锻炼和自行车锻炼外,他们还进行了跑步锻炼,这是中国人首次在太空跑步。景海鹏第一个跑了起来,他竟然一口气连跑了1小时。

航天员景海鹏使用澳瑞特太空健身车在天宫二号内锻炼

【日记】太空蹬车运动量峰值接近地面最高水准

拉力器是力量锻炼,隔天一次。在做拉力器锻炼时,我是按照锻炼方案基本动作做的,景师兄做的时候,负荷比前期增加了。我们返回前要搬东西去返回舱,对体力的要求比较大。另外,我们经过长期飞行消耗体能,抗过载能力降低。这些都需要做肌肉力量上的准备。景师兄增加了拉力负荷,还自创了一组锻炼方式,用于锻炼下肢,加强腿部肌肉。

拉力器是一条柔软的橡胶带,我把它弄成一个环形,悬浮在舱里。我本来打算秀一下“新技能”,从环里穿过去,结果穿到一半,带子箍在身上了,很遗憾没有成功。

昨天晚饭后,我们穿企鹅服行动了3小时10分钟左右。地面人员坚持让我们穿企鹅服做锻炼,是为了维护我们的肌肉功能。

今天,我和景师兄主要进行自行车锻炼。我早上做完锻炼后,整个状态还是不错的。由于自行车只有一台,往往一个人蹬自行车的时候,另一个人在做拉力器。一般蹬自行车是半小时,做拉力器不需要那么长时间。所以做拉力器那个人,会尽量拉长锻炼时间等另一个人,互相配合。

在天上蹬自行车的感觉和地面不一样,有点像是躺着蹬的感觉,不太容易使劲,还挺累的。

【解读】

航天医学基础与应用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王林杰表示,在太空中,人身体的骨骼、肌肉都会发生一定变化。脊柱的肌肉一放松,人的自然身高会增加,这对脊柱稳定性有影响。企鹅服起到一种对失重状态下身体的物理防护,相当于把失去的重力加上。因为是从身体纵轴加负荷,走起路来有点像企鹅。

“他们蹬车锻炼比我们预期好很多。从记录来看,陈冬在太空蹬车的运动量峰值接近他在地面的最高水准。”王林杰说。

【纪实】跑台设计束缚系统

为了解决在失重状态下如何跑步的问题,设计人员在跑步机上两侧安装弹性束带做成的纵向加载力装置,以便提供模拟重力。航天员穿上类似于“马甲”一样的束缚装置,两侧与纵向加载力装置联接在一起,这样和跑步机就连成一体。有了弹性束带,航天员无论是静立、跳动还是跑,都要克服这个模拟重力,达到锻炼效果,人也不会飘起来,腿部也会感到力量。

【日记】太空首跑竟没跑起来景海鹏跑了一小时

这些天,我们还进行了跑步锻炼,跑台上设计了束缚系统。跑台锻炼都是按照方案来做的。

中国人之前没有在太空跑过步,这是第一次。其实,我们前两天刚开始跑步的时候,都跑不起来。直到第三天,景师兄跑起来了,还一下子跑了一小时,地面工作人员对我们的要求是半小时。当时他很兴奋,还专门申请和地面通话,把这个喜讯告诉大家。

一些地面上的高难度动作,在天上很容易就完成了,像翻跟头、漂浮等。天上跟地面不一样,平常不怎么用的肌肉,现在成了关键的肌肉了。比如,上臂的力量比在地面上更重要。在地面上站或坐,人们都说“下盘要稳”,而在天上更多用到上肢,移动位置都要用手扒着过去。这些肌肉我们都需要加强锻炼。

这次我们结合自行车、跑步,还做了失重心血管研究实验,简称CDS实验,分为动态和静态测试。我们在锻炼的时候,会在左手戴一个指套,记录逐搏血压等。锻炼前后,还会测超声图像,对比运动前后的变化。

【解读】

航天医学基础与应用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王林杰透露,航天员对解决问题有好奇心,就是不信跑不起来。我们分析,最初跑不起来,是姿态控制的问题,对于刚到太空的人来说,姿态适应需要时间。

在太空中跑步,被视为减少微重力状态对骨骼和肌肉造成损害的措施之一。然而,就算是经过严苛训练的宇航员,也需要面对众多障碍。他们得固定好自己,免得四处乱飘。

英国宇航局医师乔纳森·司各特表示:“在太空中安全奔跑的唯一方式是把自己固定在跑步机上,用特制的挽具绕过肩膀和臀部。”

这些挽具的另一端通过许多夹子连接在机器上,这些夹子可根据想要的负载进行调整。更多的负载意味着更高的难度系数,也会带来比在地面上跑更强烈的不适,感觉就像多背了一个大包似的。

宇航员们要将恰当的速度跟相应的负载结合起来,才能在增强体能的同时确保肌肉不发生劳损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澳瑞特节后开工啦

下一篇:2017年澳瑞特营销工作会议暨内训会圆满落幕

推荐新闻